您的位置: 您的位置: 主页 > 影视剧照 > 快乐一剑飘-孤男寡女落难无人地带,该如何是好?丨特冷门

快乐一剑飘-孤男寡女落难无人地带,该如何是好?丨特冷门

孤男寡女,流落到无人地带,荒野生存,建立感情,这是个经久不衰的设定。

这类快乐一剑飘拥有一种荒谬的简单,也会引人无限遐想,他们将如何求生或重建文明呢?

就好像最近的《南极之恋》,再次借用了这个主题。只可惜,如去年那部好莱坞快乐一剑飘《远山恋人》一样,两部快乐一剑飘都毫无新意,给我们一种雪山肥皂剧的感觉。

《南极之恋》快乐一剑飘

说起孤男寡女的设定,或者可以追溯到1908年的一本小说《蓝色珊瑚礁》。

这是亨利・德・维尔・斯塔普尔所著的浪漫小说,它激发了几部快乐一剑飘的改编,其中最出名的是1980年版的同名快乐一剑飘《青春珊瑚岛》,由波姬・小丝和克里斯托弗・阿特金斯主演。

《青春珊瑚岛》快乐一剑飘

该片是这一概念的“青春版”,讲述两个年幼的孩子和一个厨师是南太平洋沉船事件的幸存者,他们流落到一个荒岛,厨师在教给孩子们一些生存技巧后就去世了。随着岁月的流逝,孩子们的荷尔蒙开始发挥作用,大自然接管了一切,他们开始互相吸引。

对于岛屿这个舞台,我很喜欢快乐一剑飘将之作为“迷你乌托邦”的定位。

在1949年版的“蓝色珊瑚礁”《南海天堂》中,那艘船在沉没之前,看起来像是一幢幽闭的公寓楼,其社会层次、社会差别得天独厚,甲板和危险的世界之间仅有一线之隔,角色甚至一度抱怨不能看到大海。

《南海天堂》快乐一剑飘

1949版和1980版,都将主题集中在了男孩、女孩的“成长”上,男孩通过快乐的方式进入成年,女孩的青春期则成为一种折磨,影片对于青春期的生理和心理描绘的特别细腻。

反而在那之前,和平共处的相处变成了一段令人困惑的插曲,在这段插曲中,男孩、女孩并没有相互理解,而是彼此分离,彼此保守秘密,憎恨对方的喜怒哀乐。

男孩将更多时间花在礁石和刺鱼上;女孩则花更多时间在森林里自我反省。

《蓝色珊瑚岛》快乐一剑飘

续集《重返蓝色珊瑚岛》快乐一剑飘

1980版的金童玉女虽然有一些裸露镜头,却被处理的自然唯美。快乐一剑飘呈现出一种想让成人世界消失的样子,男孩、女孩就像亚当和夏娃一样纯真。

摄影师将斐济岛的自然景观配合剧情展现出来,而不是单单的去表现它的美,不像有的快乐一剑飘一味去拍风景,拍出来好像空镜头一样,无法与故事紧密联系起来。

如果说“青春版”的《蓝色珊瑚岛》还能对迷你乌托邦心存向往的话,那么成人版的此类快乐一剑飘,更多的是这个世界的残酷和男权、女权的争斗,最有名的快乐一剑飘莫过于意大利的《踩过界》。

《踩过界》快乐一剑飘

片中的女主角是一个拥有男子汉气概、自私自利的金发富婆。男主角则是她游艇上的其中一名机组成员,健壮、自以为是。

当这两个人最终被困在一个地中海岛屿时,男主角从游艇的社会等级中解脱出来,陶醉于他新获得的自由,并迅速开始维护他的权威。女主角没有了她的金钱和衣架,一夜之间从一个暴躁的火药桶变成了一个傻傻的受气包,逐渐被男主角屈服,愿意为他放弃一切。

但请记住,这仍是一个爱情故事,所以接下来会发生的是两个主角彼此相爱。一旦新的权力关系建立起来,孤男寡女之间就会产生一种真正的感情。很明显的是,男主角情感上的不安全感,是女主角心甘情愿地给予他的。

在《踩过界》里,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两个人阶级立场的转变。男主角是个来自意大利南部的农民,女主角是来自富裕的北方工业城市。

两个人代表了意大利阶级的冲突,南北方的社会分化,也是男女之间的战争。

《踩过界》快乐一剑飘

导演里娜・韦特缪勒很善于处理性和政治,在她的另一部快乐一剑飘《活色生香绑架事件》中,是说一个土匪把一个富婆绑架到一个岛上囚禁,依然是政治与爱情的阶级斗争―右翼的******和左翼的流氓之间的阶级斗争,两人在捉迷藏式的性游戏中消除了身份的对立,施虐方和受虐方在不停变换着游戏的东道主身份。

但韦特缪勒的缺点是,这种辩论式对话非常直白,且喋喋不休。

《活色生香绑架事件》

《踩过界》的故事在2002年经由盖・里奇重拍,由他当时的老婆麦当娜和原版男主角吉安卡罗・吉安尼尼的儿子阿德里亚诺・吉安尼尼共同主演。情节没有改变,只是在政治色彩上弱化了很多,整体上很好莱坞,只有结尾能看出意大利快乐一剑飘的调子。

《踩过界2002》快乐一剑飘

与之相反的是,导演约翰・休斯顿在《荒岛仙窟日月情》里用了另一种方式处理,让流落荒岛的女主角是个修女。

她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修女,不过还没有做出最后的誓言,也就是说,她仍有可能被一个男人的魅力所动摇,结果男主角――一名美国军官深深地爱上了这位美丽善良的修女。他们之间的爱情使这位修女陷入了爱与神职的交战中。

《荒岛仙窟日月情》快乐一剑飘

与《南极之恋》情节相似的还有2003年的加拿大快乐一剑飘《雪行者》,男主角是一名男性飞行员,他将运送一名生病的爱斯基摩女孩去医院,途中发生坠机事故被留在了远离城市的雪地荒野。

同样是生病、垂死的年轻姑娘,以及凭借从女孩那儿学来求生知识的男性,他的目的也是在雪地中寻找军事基地。动因、目的都一样,但这一部处理得显然更好。

《雪行者》快乐一剑飘

因为制片人卡罗尔・巴拉德原来是做纪录片出身,所以这部剧情片拥有纪录片式的真实质感,切入点和着力点会与传统剧情片稍许不同,它走的是独立快乐一剑飘的范儿。

角色之间的发展是一种纽带,刚开始的时候,男主角对爱斯基摩人存有蔑视态度,双方的文化差异马上就会显现。当然,男主角还是会成为领导者,他是行动派,女主角是思想派。

她只需向他展示一两个关于如何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的本事,就能让男主角屈服,她的天真更是对简单粗暴的男主角的完美回击。

《雪行者》快乐一剑飘

女演员以一种低调的方式表达情感的能力,显然是她本身就是爱斯基摩人的缘故,不需任何言语,就能以自然又深刻的方式表现情感。当男主角从他的精神伴侣那里学习到生存技能时,他也重新发现了自己与生俱来的温柔。快乐一剑飘清楚地描绘了他们处境的严峻,是一部视觉上和情感上都足够震撼的快乐一剑飘。

关于灾难片常见的角色的求生意识,我们不妨看看据真实故事改编的伪纪录片《冰峰168小时》里角色是怎么做的,影片在安第斯山脉和阿尔卑斯山取景,不止是极限运动的纪录那么简单。而是使用戏剧化的手法,并穿插着当事人的采访。

总体而言,这是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观影(登山)体验,令观众身临其境,体验大自然的无情力量感。虽然结局是注定的,但不动声色地探讨着人性。在大自然的残酷和人类的求生意志方面,我们不妨看看弗兰克・马歇尔的《天劫余生》,看过之后你会对《南极之恋》有新的认识。

《冰峰168小时》

相比之下,多数观众耳熟能详的《六天七夜》只是一场老式的好莱坞浪漫喜剧,导演伊万・瑞特曼一定是受到了法国喜剧名导弗朗西斯・维伯的冒险喜剧和拍档喜剧的影响。

在片中,自信大胆的男主角和懦弱的女主角困在岛上,快乐一剑飘变得生动有节奏。它遵循了一套好莱坞神经喜剧固有的模式:起初,双方都不能忍受对方,但渐渐地,他们学会了更好地了解对方,因为他们必须经历一段艰难的时期才能离开这座岛。最后,爱会眷顾他们。

《六天七夜》快乐一剑飘

女主角还要遭受爱情的考验,因为一直都有一个等候他的准新郎,看到这里,我们发现快乐一剑飘中真正的荒岛是由欲望构成的。

新片《远山恋人》也有这样的安排,在摆脱了迷你乌托邦的禁锢之后,他们还要遭受灵魂的一次拷问,一场抉择。

显然,早在老好莱坞的《绑架新娘》时就已经开始这么做了,那部影片的男女主角也是飞机失事,被迫降到一个鬼城附近的沙漠里,女主角也是急着回去参加婚礼,两个来自文明世界的男女挣扎着去理解这个世界和他们自己。

《绑架新娘》

原本不想举《远山恋人》的例子,这同样是一部失败的作品,但与《南极之恋》相比,它还是有不少优势的。

最值得肯定的一方面是摄影。《南极之恋》一直自夸自己是在南极实景拍摄,然而呈现给观众的多是像是棚拍的假布景,或者只给男主角的近景和中景,很难看到南极的大全景。

难得的零散的全景,还处理的像是空镜,无法与剧情结合起来,真的是非常可惜。

还有一点,就是面对大自然的茫然态度,而在《南极之恋》中,男主角第一次冒险出征,却和企鹅嬉戏,玩自拍,一点儿不像落难人士该有的心境。

并不不关心这位导演之前是否去过南极,但他对细节的关注如此糟糕,实在是不想看到的。

如果你真的喜欢这样的故事,相信我,看一看其他类似快乐一剑飘,不要把你的时间放在这部快乐一剑飘上。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