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您的位置: 主页 > 综艺资讯 > 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Mirror头条】没有田园牧歌?《亲爱的客栈》用现实职场自救

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Mirror头条】没有田园牧歌?《亲爱的客栈》用现实职场自救

不要叫“涛姐”,要叫“老板”。“安迪刘”上线了。

10月25日,《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再次归来,“原本以为又是一场度假,没想到却这么严肃”这是荧幕内嘉宾发出的感叹,也是荧幕外观众的最直接观感。

写简历、做早餐、背手册、接受考试.......

第三次归来的《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去掉了以往的温暖底色,上演了一出职场图鉴。

早在看片会上,陈翔就坦言“老板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非常严格,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的变化让自己压力很大”。随着节目的播出,也出现了两种不一样的声音,有人认为《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三季,丢掉了“慢综艺”的慢,不再“享受生活”,也有人认为,此次《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直面职场残酷,与节目标语中的“希望过后回首,都不后悔选择这一场鲜活而滚烫的人生”无尽贴合,具有现实意义。

如今距离《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一期节目上线已过4天,围绕着它的讨论还在不断发酵。

从1到2再到3,《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从最早加入慢综艺赛道到微改,再到如今的大改。当市场上铺天盖地的围绕“综N代创新难”的喧嚣愈演愈烈时,另一面也折射出受众的观看口味与综艺节目迭代速度正极速发生改变。

《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丢了魂?

将时间拨回到2017年,《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一季刚开播的时刻,在当时那个被竞技、游戏等一系列以“快”“燃”为核心元素充斥的节目中,以《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为代表的的“慢综艺”的到来,让整个市场迎来了清新之风,同时也获得了不俗的收视率。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也是我国旅游业需求旺盛的一年,据相关数据显示,伴随着国内经济的稳定增长,2016年国内旅游人数达到44.4亿人次,而与此同时,所对应的便是高速发展下现代人巨大的生活压力,于是慢综艺的出现便立刻击中了观众的痛点。

“慢下来,去生活”,还原生活本真的样子,是《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一季的理念,因此总导演陈歆宇只在嘉宾选择等顶层设计上做了干预,其他任由“生活”发展,导演组基本上不去客栈内,大多数时间都躲在机房,更是坚持不让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带化妆师......

远离城市的喧嚣,一起做饭、聊天,《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连续十二次获得双网收视第一,在节目播出的三个月内,#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瑜伽##王珂剁鸭##陈翔#等迅速登上热搜榜,节目一共登上微博热搜85次,其中有10次登上热搜第一的位置。

《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更是被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淞、中国传媒大学刘俊教授评价道,开创了“原生态场景纪录式”慢综艺。节目一改许多传统综艺理念中的预先人物设定、语言设定、场景设定、规则设定甚至是结果设定,是一种“真人秀”对“真”的回归。

随着《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一季在综艺市场打了漂亮的一仗后,彼时的慢综艺也已经开始扎堆生长,旅行、客栈、餐厅等相同类型的节目也不断出现。

因此无论是对节目本身还是市场,创新求变是必须要走的路,而纵观综N代的创新之路,增加如素人元素、公益元素、文化元素等内容,是常用手段,因此《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二季,便加入了公益元素,主打“创造美好生活”。

而第二季人员的配置与第一季明显不同,王鹤棣、武艺、马思超三位单身汪取代了原来的阚清子的情侣配置,同时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夫妇还和王鹤棣、武艺、马思超三位员工共同打造“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从大的“地球仓”到小的台阶、门框全员都全程参与。

如果说第一季是来自于夫妻、情侣之间互动的“甜”,那么《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二季则是一份责任。但无论如何改变,《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在前两季中依旧走的是温情路线,“客栈也依旧是一个活在人情里面的产品”。可是此次出现的第三季,好像略带冷峻与残酷,强烈的职场冲突也似乎跟“亲爱的”不搭边。

而此时,时代又发生了改变,一方面,当一篇篇描述焦虑的文章成为爆款,坚持、创新、焦虑成为了今年的关键词。另一方面,在碎片化娱乐下,综艺节目更加垂直细分,综艺节目数量不断攀升,据相关资料显示,2019上半年新增综艺节目62档,是上年同期的2倍。而在音综领域中原唱、乐队等细分也已均被开采。

此时面对内外夹击,《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三季试图来一次大改,它采取回归现实的方式,来一场“滚烫的人生”,节目组也在微博中这样解释道“山河湖海、四季更替。变与不变,都是我们。”

创新还能圈粉原受众吗?

创新就意味着冒险。任何能够超过一季的节目,其背后都有一群属于它的固有粉丝,而节目中的嘉宾、模式等等也已经被观众牢记,于是,当原有的既定印象被打破,质疑声便随即而来。因此踩着职场而来的《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三季,在开播后就迎来了两极分化的评论。

其实早在《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二季,当《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不再强调“慢生活”而是强调创造和改变生活时,总导演陈歆宇就面临质疑,被问道“原有受众看习惯了情爱,谁喜欢看搭房子呢?”

而《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二季节目首播,全国网收视率0.55%,市场份额3.58%,均为同时段第一,8个热词登上微博热门搜索,这似乎证明了观众对于“搭房子”的认可。

其实无论强调何种因素,两季主题依旧有着相同的内在逻辑联系,《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监制夏青就曾表示:“当享受浪漫之后,不难发现真正浪漫、幸福的生活需要靠劳动来创造,回归现实做个‘现实主义的浪漫派’。”

如今第三季《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依旧是现实主义的浪漫派,只不过比第二季还要硬一些,它似乎在青山、绿水、蓝天的倒影下诉说着:真正的解压方式,不在于逃避,而是在坦然面对下的释放。

在节目中,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既是几位嘉宾的朋友,又是客栈的老板,如何去平衡这种关系,让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十分艰难;而阚清子作为一名员工,面对张翰这种难搞游客的刁难,也是十分慌乱;还有同为竞争者的马天宇与李兰迪,面对李兰迪的求助,马天宇帮李兰迪做早餐,结果李兰迪得了高分,自己却成了倒数第二名......这些生活中的现象都一一被展现了出来,这些画面虽然不够温暖,甚至有些冷酷,但却十分真实。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三季第一期,在同时段全国所有频道中收视率双网第一、收视份额双网第一,全国网收视率达0.67,份额6.66%,在双域观众中,00后、80后的份额都超过10%,90后观众忠实度达近50%。

可见,《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三季在争议存在的同时,其对于观众的吸引力也依旧在线。

如今,或许我们对于慢综艺的定义要重新开启,何为“慢”综艺?或许“慢”不仅仅是暂时逃离城市的喧嚣,将步伐放缓地吃饭、聊天,它也可以是直面现实职场、代际沟通、残酷竞争等社会痛点的真实写照。

而随着“慢综艺”的持续创新升级,不仅素人元素、公益元素、文化元素等内容会不断加入其中,直面现实话题的少年成长、青年教育等内容或许也将会成为创新升级的发力点,但无论如何创新,不脱离节目本身的定位,保障节目内容品质,才能收获观众的掌声。

如今《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第三季节目刚刚播出一期,争议不断,职场化转变的背后,围绕其好坏的盖棺定论,一切都为时尚早,而对于一档节目来说,任何的创新都值得被尝试。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END

商务合作|约稿转载

二龙湖浩哥之大战古惑仔 李兰迪 节目 综艺 马思超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